小不点的朋友是我

时间:2018-12-28 09:07:13 点击:次 【字体:

清晨的阳光温暖舒适,洒向村庄那片焦灼而干涸的土地,沉睡了一宿的寂静在太阳初升时,就已被人和畜的嘈杂声所僬侥,慢慢地热闹繁杂了起来。倾泻向下的缕缕阳光,将屋前屋后矗立的杨树叶照的通透,绿油油一片在微风中泛着光辉,摇曳着在空中摆来摆去。叶间晃动的空隙中不时穿过寥寥光线,射向每一个所能照的地方。

当我们的工作组到村里时,太阳已爬上了树梢,越过了房檐。新疆夏日的清晨在短暂的清静后,会很快地灼热起来,用那无比炙烤的炎热,烘托起大地的温度。北京时间十点多,对于和田地区来说,已能让你汗流浃背了,一天的工作将在这个无比难耐的热浪中进行。

我们在村里的工作已经进行了数十天,一切都在我们的走街串巷中慢慢的变得熟悉了起来,其中包括孩子们对我们的好奇感,他们从开始的警觉,到现在的跟前跟后,那种调皮的捣蛋和灿烂的笑脸,视乎都在每个瞬间给你无比的欢乐,当然这种开心是孩子们的天真所特有的表现。很多次在我和小杨去村里时,总会在小卖铺买些糖果装在口袋,当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围着你,大声喊着“你好”,并用天真的眼神好奇的看着你的反应,能不忍心不给糖吃吗?我想我是做不到的。大大的眼睛黝黑黑的瞅着你,当你回头冲着他们一笑时,那些稚嫩的脸庞会羞答答的无处躲藏一般,将眼神移向别处,小古丽通常都是这样的表现。而巴郎子就不同,他们会顽皮的用脏兮兮的小手,抓耳挠腮一般的做各种小动作,用胳膊狠狠的在鼻子下面一蹭,一抹鼻涕的潇洒通常属于这种天性可爱的小男子汉,然后咧开嘴冲着你嘿嘿的傻笑,但通常是不作声的那种,可爱极了。

在村里工作的日子总会有很多难忘的事情,通常我最在意的还是和孩子的相处,那份天真和顽虐的淘气,总是发自内心的纯真,像一沟涓涓的流水,清澈见底的透亮,又连绵不断的悠长。那种灵性的聪慧在孩子的身上显得那般的合适,试想大人很难用清净无尘的心去对待他人了吧!你对他们好时,他们会全力的反过来对你好,不能说任何事都存在等价交换,但对孩子来说,你对他们的每一次示好,都会得到你异想不到的馈赠。

当我看到小不点时,她已经在不远处羞羞的看着我了,我回头问她:“你怎么在这儿”她光着小脚丫溜溜的跑了过来,很自然的用小手牵住了我的手。小杨说:“这小家伙,一点都不怕生”,她视乎像听懂了一般,瞅瞅他又瞅瞅我,然后害羞的底下了头,静静的等着什么。旁边瓜摊上卖瓜的人笑了,她们用我们听不懂的维语说着什么,但我猜她们大概是说这小孩怎么和我这样熟悉。小古丽不作声,躲在我的身后。在她看来,在我身后是安全的,像避风港一般。我知道这已经是不止一次地跑来找我了,我不明白小孩的心理,但知道她见我是亲切的,有种特别的熟知,也许这就是信任或某种信奈。当然,这个过程是我用无数个糖果和饮料换来的。说到这里,不得不说,糖果能使得你和孩子的交往中能建立起很多种关系,比如,他们会感觉我们是友善的,会觉得和我们在一起会有糖吃,会信任你,会觉得彼此是朋友等等。

小不点3岁多,在我看来会说好多好多的话,只可惜维语我一句也不明白,她见了我总是咕哝咕哝说上一大堆,给人的感觉她真是即聪明又伶俐。孩子的天真和童言总能在见到你时,喜悦地奔奔跳跳而展现出来,一个惊讶的表情在老远就能让人感觉的到。看见你时,她总是光着脚丫一边往家跑一边嘴里喊着什么,视乎要告诉所有人我又来了,紧接着七七八八一大堆孩子从院子里想跟着跑了出来。这下可又热闹了,一双双脏兮兮黑乎乎的手,都伸过来,显然是接糖果的动作。不用想,在多数时候总是能得到这种甜蜜的馈赠,然而,小不点总是了比别的孩子多上那么一两个,自然是因年纪最小而受优待了。可在姐姐哥哥或者别的孩子眼里,她就又显的那么突出,羡慕嫉妒的眼光小孩也不例外,更何况,小不点还嘚瑟的将手中的糖果展示给大家。这时不乏有小孩处于抢夺之势,而她总是跑的飞快,一溜烟,跑离了人群,远远的注视着这群虎视眈眈的掠夺者,并快速的打开糖纸,把三三两两的糖果一股脑全塞进小嘴巴里。然后屁颠屁颠地又跑了回来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,这时的小不点嫣然一副获胜者的架势。

为什么说,我对小不点总觉可爱呢?就像老话讲的一样,“三岁看老”。孩子的表现往往从不同面显示出家庭的教育,而人小鬼大也不失是一种聪慧的体现。当大一点的孩子很认真地伸出手要和你握手时,小不点也总是跟在后面相同照做。大哥哥姐姐每个人嘴里说着“你好”,并用小手握住你使劲的上下斗动几下,而小不点不会国语,嘴里却同样说着什么,也许是“亚克西木斯孜”,但我总是听不懂。孩子的认真常出乎你的想象,当然,也应该尊重他们不是吗?友谊一般的郑重其事,往往会让他们感受到无比的欢乐。

试想多年以后,当她慢慢长大,这些经历又会对她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呢!这将不得而知,但孩子往往会比大人更懂得感恩。也许她还分不清是非,但完全可以感知的善意将会在她成长的路上,使之向善仁慈。在维吾尔的文化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,说:古时候有钱的人家或者经济尚好的大户,一日三餐总能有馕吃,而穷苦人家往往食不果腹,能有一口馕来充饥,也许会真的救人一命。于是乎,心怀善念的有钱人,将吃不完的馕,常常置于门外的矮墙之上或者树杈上,留给过路的行人充饥。这只是传说或者真有此事,今天能口口相传,可见人心向善的追求是未曾变过的。就像口内的民间故事一样,村里柿子熟了,摘柿子的人总会在树梢上留下几个,一来供饥肠辘辘过路的人食用,二则给寒冬没有食物的鸟雀充饥,一舍一得间透着善良的本质,这也是中国人的道德至高追求,不分名族的文化总是在不同的哲理中体现着人生的价值所在。

今天的我们,在唯利是图地追求欲望致胜的今天,有多少人可以沉心于舍己利仁的事物,这个值得深思的命题,也许只是一念之间罢了。

在午休没地方去时,我和小杨总会去小不点家不远的树林里,高大的杨树和粗壮的核桃树,总能遮一片大大的阴凉供你午休,没有再好不过的去处了。但有几次,都遇到了贪玩的小不点和她的小姐姐,她会拖拽着你往她家里去休息,现在想想也未尝不是一种苦中的别样幸福,她会麻利的端过小凳子放在你的脚下,示意让你坐下。接下来就好玩了,倘若你抽完一支烟,烟头掐灭时,她那只小手早已伸了过来,拿起烟头飞快的向垃圾桶或者她认为可以扔垃圾的场院跑去,回来时,定会在你面前晃悠一番,然后慢慢的钻进你怀里,试着用小屁股往你腿上坐。你说,能不把她抱再腿上吗?这就是她对我的友善,当这时她会一动不动的坐在你怀里,也会不好意思的摆弄着自己的小手,或者得意的看看小姐姐,总归这时的小不点老实多了。

可午后的和田总是热的人心情烦躁,跑了半晌的小不点总比我显得清凉许多,当她看到我满头大汗时,出溜一下,从你腿上奔达下去,一溜烟钻进屋子,而回来时手里提溜着毛巾,就往你脸上擦,别说毛巾脏不脏,你肯定不好躲闪。怎么忍心辜负这般的照顾呢!一个3岁的孩子,总能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来让人感动,多懂事的孩子啊!小杨说:“认个干女儿得了”,我回:“我看行,太有眼力见了”。然后,她向听懂了一般跑了。

之后的日子再见她时,见我就笑,见我就奔,见我就伸手来牵,可爱的娃娃总觉得我也是友善或亲切的吧!可能对她来说,我是朋友,或者是哥哥叔叔什么的,总归她吃了不少的糖果,这是真的。在她心里我真的可能是自己人吧!甚至有人叫我:“汉族”时,她冲出去追打对方,不惧人家是男孩的有力,不惧人家年长的高个头,反正是要为我出口气才算作罢。我明白小孩子口中不标准的“汉族”何意,只是小孩而已,就像小时候在村里,谁家孩子不骂人,而谁家不被孩子骂,听听过了就好。但遇到了小不点,那就休想,她的气比我还要大许多,不追的你满地跑就不算完。我想我小时候光着脚真没跑这么快过,想到这里未免有些心疼,怕她扎着脚或者磕绊摔个跟头。我说:“别跑了,快回来”,她总是听话的回来,但用手指着对方,嘴里咕哝着什么。“还挺厉害”我说她时,小不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,那咕哝对方的话语,肯定是你等着下次收拾你之类的了。

转眼间已离开南疆半年了,北疆的冰雪已将我所在的地方封尘在一片白茫茫之中,回想在和田的日子,我还真是想她。光着脚的小脚丫何时穿上了鞋子,还会有口袋装着糖果的叔叔散糖给她吃吗?她还能记得牵着手的人是我吗?只知道她是一个小不点,永远不知道名字的小古丽。(测绘工程事业部:王敬)


相关文章
Baidu
搜狗